当前位置:彩神app > 互联网 > 正文

大数据和隐私的边界过于模糊

未知 2019-08-11 10:56

  最后“羊毛”出在自己身上,什么公司都想套用这个理论,大打价格战,免费模式本质上是一个普通的商业操作方法,软件产品边际成本低,还是从上面的免费模式来说。这方面,在向硬件延伸时,容易免费,结果就漏洞百出。也一味强调免费,而一旦“神化”,互联网公司也给自己挖了不少坑。弄得鸡飞蛋打。

  很少见到讲述互联网思维时讨论科学技术的。太多数互联网思维的拥趸,绞尽脑汁想的是商业模式如何重构,而不是科技如何突破。缺少科技要素的互联网思维,是其底层逻辑的重大缺陷。

  这造成的后果是,我国的互联网企业中,真正称得上科技公司的屈指可数,传统企业的转型也很少将注意力放在技术突破上。

  (2)从存在主义的角度,文化是对一个人或一群人的存在方式的描述。人们存在于自然中,同时也存在于历史和时代中;时间是一个人或一群人存在于自然中的重要平台;社会、国家和民族(家族)是一个人或一群人存在于历史和时代中的另一个重要平台;文化是指人们在这种存在过程中的言说或表述方式、交往或行为方式、意识或认知方式。文化不仅用于描述一群人的外在行为,文化特别包括作为个体的人的自我的心灵意识和感知方式。一个人在回到自己内心世界的时的一种自我的对线)从文化研究的角度看,文化,即使是意识形态,也不是绝对排他的。对葛兰西来说,文化霸权并不是一种简单的、赤裸裸的压迫和被压迫关系。“统治集团的支配权并不是通过操纵群众来取得的,……统治阶级必须与对立的社会集团、阶级以及他们的价值观进行谈判,这种谈判的结果是一种真正的调停。……这就使得意识形态中任何简单的对立,都被这一过程消解了。”它成为一种从不同阶级锚地取来的不同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动态的联合。

  那么,互联网思维既然有这么多问题,又该如何解释依靠互联网思维取得成功的企业?我认为,互联网思维只是企业成功的充分条件,而非必要条件。成功企业的核心是回归了商业本质,顺应了社会发展潮流,而不是因为互联网思维本身。

  那时候,创业者渴望利用互联网思维抓住风口,传统企业盼望利用互联网思维实现转型。一时间,互联网思维成为衡量一个企业家是否具有前瞻眼光的不二标准。

  至于“跨界思维”、“用户思维”等等,也都是取自于商业社会的各个角落。可能只有“大数据思维”和“迭代思维”,是随着互联网发展兴起的。

  最新的案例是暴风集团的崩塌,创始人冯鑫身陷囹圄,令人慨叹不已。暴风“骤停”还让一直在互联网领域输出“洞见”的罗振宇招致新一轮非议,奚落者众。

  还有一些精准化广告,可能就是哪天心血来潮搜了某个关键词,随后我们登陆的各种页面,都会出现相关广告,如幽灵一般。

  也不可否认,经过实践的冲刷,互联网思维已不再被奉为圭臬。回头来看,我们又该如何审视互联网思维?

  记得在互联网思维最盛行之时,一个做床垫的企业主请教一位知名的互联网大佬如何进行商业升级。大佬给出的建议是在床垫里装一个芯片,测量消费者的睡眠数据。

  互联网思维还鼓吹跨界,横向或者纵向通吃,不少企业也因此深陷泥潭,难以全身而退。去年以来,A股上市公司频繁爆雷,很多都是并购或者大举扩张导致资金链出问题。

  什么是互联网思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定义。按照《互联网思维——独孤九剑》作者赵大伟的总结,互联网思维大致是流量思维、跨界思维、平台思维、极致思维、用户思维、简约思维、大数据思维、迭代思维、社会化思维等一系列思维的集合。

  之前很多传统企业对互联网思维是仰视的,以为只要通过互联网思维的改造,企业就能顺应时代的发展。谁知简单的模仿以后,越改造身子骨越弱。

  我不知道这位企业主后来是否照做了。我只知道,作为一个消费者,我更关心的是床垫的质量,是床垫是否舒适,而不是那些花里胡哨的睡眠数据。

  第一,互联网思维作为商业理论的一种,从一开始就不应“高人一等”。只有平视,才能理性。

  其实,互联网思维里面的大多数方法论,最初都不属于互联网。比如流量思维下的免费模式,在电信、媒体等行业很早已经广泛应用。充话费送一部手机、一元钱买一份高达上百版的都市报,都是免费模式的具体体现。

  时间回到2013年,大街小巷都充盈着互联网思维的味道。这些味道在黄太吉的煎饼里,在雕爷的牛腩里,在乐视的“生态化反”里,在摩拳擦掌者的脑海里。

  从消费者角度讲,目前大家最痛恶的是所谓“大数据思维”。大数据和隐私的边界过于模糊,商家获取的数据越详尽,大众隐私暴露得越彻底。互联网“杀熟”便是大数据作恶的表现之一,你越是选择它的东西,它给你的价格越贵。

标签 互联网